乐虎娱乐

腾讯今日头条以及三和人才市场的大神们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11-23

  简介:市值5000亿美金的腾讯和300亿美金的今日头条在近期为了流量大打出手,不顾颜面,而在这些互联网流量明星的另外一端,那些三和人才市场的大神们,在茫茫人海中眼神空洞的活着,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科技圈近些年虽然摩擦不断,比如乌镇搞个反阿里联盟,马化腾和朱啸虎在朋友圈互怼等,但像腾讯和今日头条这样的“头腾大战”却并不多见,这个级别,已经有点像当年的“3Q大战”了。那个时候,王兴还站在腾讯的对立面,媒体骂着“狗日的腾讯”,周鸿祎的360还如日中天,虽然最终腾讯赢了官司,但却失了人心,小马哥痛定思痛,将腾讯的角色转变为“连接一切”的“工具”,尽量不去断了别人的财路。

  可是,当抖音开始直接威胁到腾讯时,腾讯除了开始将已经宣判死亡的微视捡出来,甚至连垃圾桶中的腾讯微/博也捡出来之外,疑似封杀的事件也就屡屡出现了。而短视频的“封杀”则到了惊动两家公司老板直接在微信上互怼的程度,随着新华社稿件事件的出现,两边的摩擦终于不可避免的爆发出来。

  很多分析师在周末唾沫横飞,分析着腾讯坏一些,还是头条坏一些,争的到底是流量,还是视频,亦或是社交,新华社的稿件到底是不是今日头条写的,吵的不可开交。

  实际上,这事真要查其实很简单,只要新华社配合公安追踪一下到底是谁发的,然后顺藤摸瓜找出幕后主使就行,可惜新华社并不表态,这下所有的口水都只是猜测罢了,因为没有直接证据。

  如果要从社会发展甚至哲学角度来分析这场大战,建议大家可以看看我们在去年撰写的《共享经济、新零售,区块链和物联网,去中心化的机遇和思考》,如果只是就事论事,也可以看看我们在3月和4月写的《今日头条进击的社交梦,能否缔造社交帝国?》以及《疯狂成长的抖音们只是用来怼快手?你太小看今日头条了》。这几篇文章看后,你可以透过现象看本质,不管你喜不喜欢,头条系现在的爆发并非偶然,我们也早已预言了头条系的快速发展以及与腾讯之间不可避免的大战。

  伴随着大战的升级,双方支持者的口水也再度升级:腾讯的游戏到底有没有毒害青少年,头条的算法有没有低俗和“标题党”,腾讯到底杀死了多少创新企业,头条到底侵犯了多少版权,传播了多少三观不正的内容?

  口水战无形之中将两家公司的底裤扒了个底朝天,大众终于渐渐看清,国内最知名的互联网公司大多是有原罪的,要野蛮生长,要大量的流量,很多公司选择了“作恶”。

  在腾讯和头条大战的新闻之下,年轻人群体中开始流行一个视频:《三和人才市场 中国日结1500日元的年轻人们》,当然,这个视频在多个主流网站已经被禁了,原因你懂的,还好,豆瓣的评分和评论还在。

  带着阴谋论,看日本NHK的这部纪录片,你可能会感受到更多的愤怒:为什么不是《厉害了我的国!》,为什么不是《大国重器》?

  而带着同理心,你可以看到更多的真实和无奈,一个人,如果到了没有梦想的程度会是怎么样的?

  在深圳这个现代化的大都市中,有一个三和人才市场,这里有这样的一群年轻人,他们被称为“三和大神”:吃4元的挂逼面、喝1元的水、玩10元包夜的网吧,白天“瘫痪”在公园,晚上“瘫痪”在网吧,有钱就睡15元一夜,爬满虫子的臭气熏天的小旅馆,只要有Wifi就行,没钱就直接睡马路和公园。工作一天,休息三天!而即使工作,也是选择日结工资100元的工作,不要长久,不要稳定!他们醉生梦死,虽然知道自己的颓废,但无能为力。

  与70后和80后的前辈不一样的是,这群90后甚至更年轻的人,不再像前辈那样“忍辱负重”,他们通过手机互联网,每天能够看到外面不一样的世界,而外面世界的光鲜和他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凭什么?

  就凭他们是留守儿童出身,没有钱,没有资源,没有教育,无法考上大学,只能在初中和高中毕业后选择背井离乡,来到陌生的地方来打工。在三和人才市场,他们可以进入一天工作11-12个小时的工厂,每周6天,简单重复和机械的工作,永无出头之日。

  留守儿童到底有多少,百度说有6000多万,然后国家给“修正”了,说是900多万。

  有的人厌倦了,从富士康的大楼跳了下来,真正的解脱了。更多的年轻人渴望外面的世界,不想做这样简单重复和极为枯燥的工作,但理想和现实形成了极为剧烈的反差。

  在这种反差之中,他们只能选择日结的工作,在工作一天之后,就来到了网吧中,泡上2,3天,吃挂面,打游戏,麻醉自己。

  有人说,要感谢网络世界,让这些年轻人只是沉迷于网络,而没有选择走上的不归路。

  只是,通过游戏来麻醉这些没有梦想的年轻人,难道真的是解决这些年轻人问题的根本吗?

  互联网给了这些“大神”们一个外面的世界应该有的样子,也引诱着他们走向深渊。

  无数的“大神”们在游戏中麻醉自己,然后从微信,微信群和QQ群中借高利贷,有的人借了3万的高利贷,1万花在了游戏的装备中。

  “现在的游戏在设计时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引诱你去消费,正常人都难免花钱去消费,更别说一些意志力薄弱的人群了。”一位游戏界的朋友跟我们这样说。“实际上,小朋友也算是意志薄弱的人群,现在小孩打游戏乱花钱的不在少数。”

  为了能够多赚钱,互联网公司采用了各种诱导的方式,去引诱这些没有钱但意志薄弱的人来消费:游戏、高利贷、赌博、色情,无所不用其极。

  三和大神们没有希望,没有尽头的生活依然在继续,而针对这些穷人,可怜人和意志薄弱人群的互联网产品,正在不断的被开发出来,他们说,这叫“消费降级”和“下沉”。

  自从拼多多爆红之后,“五环以外的人群”成为了香饽饽。实际上,互联网金融公司更早就发现了这块风水宝地,那些没钱却希望消费的人,不断借着高利贷,利滚利,然后酿出无数的催款惨案。

  三和的大神们,无疑是互联网金融魔抓下最早被瞄准的人群,除了极少数“虱子多了不怕咬”的真正大神之外,很多人成为了网贷的奴隶。一个叫宋春江的“大神”坦言,自己就是一个奴隶。

  在“消费降级”的引导下,更多追求流量的产品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冒出来,为了能够吸引这些“五环以外的年轻人”的注意力,低俗和低价就成为了标配。拼多多,趣头条和快手们,在假货和低俗的标签中,借助微信的传播,不断刷新流量的新高,估值在不断上扬时,让投资人赚的盆满钵满。

  但这些低俗的内容给社会造成的创伤是巨大的,年轻人在这些思潮的引导下,价值观出现了巨大的变化,而这些年轻人,将会影响到整个社会下一代的价值观。

  在B站,二次元的软色情泛滥,近期发生的“科里斯”事件揭开了二次元文化黑暗面的冰山一角。一些十多岁的少年们的价值观已经极为扭曲和变态。而这些,和价值观不正的游戏、日本的变态动漫等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而这些内容,正通过各个UP主上传到了网站,并传播给了更多的青少年。这些青少年组建了各个软色情的QQ群和微信群,拉拢更多的年轻人进行“调教”。

  低俗的游戏和内容产业,已经给青少年带来了极为恶劣的影响,这些文化影响,很多时候是不可逆的,而推动这一切的,可能就是这些纷纷要上市捞金的互联网巨头们,为了上市,为了流量,可以不要底线。

  三四线的年轻人被这些内容给包围着,甚至不断被这些“下沉”的产品给收割:假货,欺诈事件层出不穷。

  即便是多次整改的今日头条,也仍然不断被发现向人群推送低俗内容以及投放假药广告,标题党和洗稿内容屡见不鲜,这一切,依然是“流量”思维在作怪。其实,不仅仅是头条,今天,你第一次下载任何一个综合新闻的APP,首先给你推送的大部分都是低俗、娱乐和吸睛的内容,为了有更多的用户,从而有更多的广告收入,巨头们无所不用其极。

  如果说今日头条还入驻了大量的正规媒体,会根据推荐算法给想看正规内容的人推荐正规的媒体内容,那么那些为了吸引流量赚广告费的“趣头条”们,则毫无节操可言。

  为了形成巨大的流量从而吸引广告商,趣头条们通过各种低俗和洗稿的内容和“收徒弟”的传销模式快速吸引流量,然后通过广告进行变现。这样的流量思维,同样在快手和抖音上看到过。

  为了追求流量和金钱,很多产品是没有底线的,而他们的投资人,无疑充当了助推手的角色。我们曾经与一位知名投资公司的年轻投资人聊天,他毕业于国内前2的大学,当聊起社交产品时,他说,正规的社交产品现在是没有出路的,一定要跟荷尔蒙相关,要低俗一点才可能有市场。

  腾讯投资了快手,拼多多,趣头条,而这三个产品分别代表了低俗视频、假货和低俗内容,传播了诸如低龄孕妇、吃灯泡、黑社会等内容以及各种N元包邮的假冒伪劣产品,如果不是投资差评被公众唾骂,那么还会加上一条传播洗稿内容的罪名。

  大公司们在拓展疆域以及攻防战中都是焦虑的,所以,为了更多的流量和更多的人群入驻而使出浑身解数,从道理上可以理解,合法竞争也无不可,但不代表可以作恶,尤其不能挑战社会的底线。

  对于占据大量流量的产品,社会责任就显得尤为重要,BAT如此,今日头条也是如此,从这点来看,不管这次的新华社稿件是不是假的,但里面提到关于游戏对于少年儿童的身心影响则完全没有问题,腾讯如果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公司,不应该避重就轻,而是承担起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尽量想办法减少甚至杜绝低龄青少年沉溺于游戏,尤其是一些对三观有恶劣影响的游戏:有的钱是不能赚的。

  而今日头条这一类的算法驱动型的产品,则不仅仅要加强人工审核,更重要的是要研发AI与人工审核相结合的更高效率的检测方式,并提炼出更多的优秀作者进行推荐,大幅减少标题党,消灭违法和不健康的内容,为社会正能量做出自己的贡献。

  实际上,设法帮助和引导像“三和大神”这样的年轻人们,尤其是留守儿童们,短期可能会有成本投入,但长期看,可能比现在这样通过游戏诱导消费、高利贷和低俗内容等方式拼命收割要好得多,给这些年轻人希望,给这些年轻人另外一种生活方式,可能会得到出乎意料的回报,就算没有回报,做这样正能量的事情,社会反响所带来的长期收益,也一定比现在的方式要好得多。

  最后说一下,国内的竞争虽然重要,但一味的窝里斗并不可取,开拓国际市场,成为一家国际型的大公司,与美国的互联网巨头们竞争才是正道。

  相比之下,国内仅有微信一款产品达到了10亿量级,而且重复计算了一人多账户以及一些刷单账户,与国际巨头们相比,我们的互联网大公司们在体量上和国际化上差距巨大。

  国内的巨头们,如果更多的在国际市场上进行合作,是不是会更加的事半功倍呢?


[!--vurl--]

乐虎娱乐相关

    无相关信息